邱某1、邱某2分家析產糾紛案

【案例指引】分家析產協議一經訂立並履行,除非存在重大瑕疵或者子女有重大過錯之外,對家庭成員具有約束力。

分家析產協議,父母能隨便說無效嗎? 新聞 第1张分家析產糾紛

1、【案情】邱某1、聞某(女)結婚後,取得房產證1份,該房產證上載明的所有權人為邱某1,繫於1997年5月開始翻建,後於2004年10月21日補辦了翻建手續,邱某1夫婦宅基地使用批准證書上載明:“戶主邱某1,全家人口6,其中男3女3,原宅基142㎡,申請新佔90㎡,建設性質翻建。”2012年9月1日,邱某1(邱某2之父)與邱某2、邱某3(邱某2之兄)簽訂《分家房屋協議書》一份,主要內容:“西屋222號歸邱某3,新房88/89號共分兩份,一份屬邱某2,一份屬邱某1、聞某,百年後歸邱某2所有(兩老使用,到不用為止),規劃時,如分樓時由邱某2安排,但必須有兩老一棟住,百年後歸邱某2。撫養費每年每人(指邱某3、邱某2)1300元。住院費除報銷外,余者有兄弟倆平分,如兩老生活費有問題,兄弟倆均攤。如兩老不能自理時,有兄弟倆照顧。從立書開始兩老隨意住兩棟房,有兄

弟倆照料。”協議書寫人王某1在該分家協議上證明人處簽字,邱某1與邱某3、邱某2達成分家協議並簽字確認,聞某未簽字確認。

邱某2結婚生子,一直居住在涉案房屋中的西二間,《分家房屋協議書》訂立後,邱某2一家三口仍居住在其中的西二間,邱某2再無其他宅基地和商品房。

後因發生家庭矛盾,邱某1、聞某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依法確認邱某2持有的《分家房屋協議書》無效。

一審法院認為,此分家單的性質系一種贈與合同。聞某系涉案房屋共同共有人之一,關於分家協議上載明的贍養部分,因該贍養協議是基於房屋分割而產生的,因房屋分割部分無效,故該部分亦無效,但贍養父母系子女的法定義務,並不能因為該協議無效而免除邱某2、邱某3對父母的贍養義務。

邱某2稱聞某領取了邱某2的村民待遇,邱某2負擔父母的水電費等,分家房屋協議書已經實際履行。

綜上所述,一審判決:邱某1、聞某、邱某2及邱某3於簽訂的分家協議無效。

後邱某2上訴二審,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系分家析產糾紛,不是贈與合同。

二審法院以證明人王某1在證言中稱聞某“直叨叨”,由此可見,在簽訂分家協議時,聞某持不同意見,聞某作為共同共有人之一併未在分家協議上簽字,邱某2未提交充分有效證據,證實聞某同意該分家單上載明的房屋分割方案,故該分家協議上關於房屋分割部分無效。據此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問題 《分家房屋協議書》的性質與效力?

分家協議的性質是實質為分家析產協議而不是贈與合同。贈與合同是贈與人將自己的財產無償給予受贈人,受贈人表示接受贈與的合同。分家協議並不是單純的贈與合同,分家協議實質為分家析產協議,是家庭成員之間達成的將大家庭分成小家庭以及將家庭共有財產予以分割的協議,內容一般包括立約人的姓名、家庭共有資產分配、債務承擔、老人贍養等事項、立約人的簽名、落款日期等。

《分家房屋協議書》的效力,房屋部分和贍養部分均已經得到實際履行,已經合法有效。

(1)關於分家協議的簽訂情況。分家析產協議是家庭成員之間對財產分割和老人贍養等問題協商一致所達成的協議,包含物權處分、老人贍養等內容。分家析產協議一經訂立並履行,除非存在重大瑕疵或者子女有重大過錯之外,對家庭成員具有約束力。

根據邱某1、聞某、邱某2、邱某3的陳述,及證人王某1證言,各方無異議的事實是:2012年9月1日,邱某1進行分家,聞某在現場,

邱某1與邱某3、邱某2達成分家協議並簽字確認。即各方當事人進行分家,並達成協議事實確實存在。

(2)關於分家協議的履行情況。

關於房屋部分。自1997年5月涉案房屋翻建後,邱某2實際居住在,分家後維持現狀,並居住至今,邱某2與邱某1、聞某共同居住二十多年,即分家協議中的房屋部分已經實際履行。

關於贍養部分。自2016年起的邱某1邱某2的村民待遇(2016年1月起),邱某2負擔父母的水電費等,分家協議自2012年9月1日簽訂後,房屋部分和贍養部分均已經得到實際履行。

(3)關於聞某未簽字是否影響分家協議的效力問題。

2012年9月分家時,聞某在現場。協議書寫人王某1陳述聞某“光叨叨”,並未明確聞某“叨叨”的內容,,即聞某“叨叨”後

,並未阻止邱某1與邱某2、邱某3在《分家房屋協議書》上簽字。如聞某不同意,邱某1不可能在分家協議上簽字,此可以佐證分家協議經過聞某同意的事實。

《分家房屋協議書》簽訂後,至2016年11月期間,聞某並未提起訴訟要求解除協議或確認協議無效。故聞某未在分家協議上簽字,不影響分家協議的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