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紡織市場行情似乎又來到了分水嶺,目前很多紡織老闆在低端市場中廝殺,看似忙碌,利潤卻更低,甚至無利潤可言,這或許是大洗牌的開始。

印染車間的:開工無活可做,做了也是當庫存

進入6月以來,大部分染廠普遍反映生意慘淡,訂單不足,適逢端午節來臨,往年較為常見的一天放假時間,今年部分印染企業罕見放假安排為2-3天。

坯布堆成山、染廠空蕩盪、倒閉了兩家經編廠,紡織後市憂心忡忡 新聞 第1张

淡季如陰雲密布般籠罩着紡織印染行業,從原料織造到印染成衣,哪怕是路邊的拉貨三輪車打卷店都在等訂單。

染廠車間以前堆積的胚布,現在一下子全都空蕩盪,無單可做,全部停下來,車間也鮮有工人的影子。

坯布堆成山、染廠空蕩盪、倒閉了兩家經編廠,紡織後市憂心忡忡 新聞 第2张

坯布堆成山、染廠空蕩盪、倒閉了兩家經編廠,紡織後市憂心忡忡 新聞 第3张

坯布堆成山、染廠空蕩盪、倒閉了兩家經編廠,紡織後市憂心忡忡 新聞 第4张

對於染廠這類重資產運營的企業來說,壓力顯然要大得多。以往引以為傲的廠房、設備、人員……此時都變成了無形的負擔。

據某染整車間工人說:與往年比,今年是有點閑,閑的有點不適應,雖然時間賣給老闆了,但是活沒多少乾的,拿工資都不好意思,感覺老闆心裡也不好受,工人也無能為力,市場行情畢竟不是員工能決定的。

一面料跟單員說,往年在4-5月份都會在染廠蹲點,求廠家早點出貨,尤其是去年“一布難求”的時候,既要在織造廠排隊拿貨,現金交易,又要到染廠日夜蹲點,苦不堪言。在染廠爆倉的時候,還要跟客戶溝通解釋,忙的團團轉,但是今年這一現象大大緩解,可以說很少出現。染廠開工無活可做,做了也只能當庫存;停產壓力更大,租金、折舊、工資等時刻壓得難以喘息。

一路攀高的染費在今年終於消停了,對於很多紡織面料同行來說,這或許是個利好消息?再也不用排隊進倉,現金出倉!再也不用看染廠臉色做事了!

但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在小編看來,是福是禍,只是自己清楚!雖然,目前只有少數印染企業放假,今後也會越來越多!

但是它傳遞了一個信號——市場不好了!紡織生意難做了!

熬過了去年,熬不過今年,已有2家經編廠倒閉!

1、織造企業:今年不想說賺很多利潤,能穩住現在的盤子就好!

而與印染廠緊密聯系的織造廠而言,同樣壓力也非常大,進入淡季,訂單減少,但是機器不能停,工廠也不能關,織出來的布也只能變為庫存。看着日益增加的庫存,布老闆愁白了頭發。據監測的數據來看,盛澤地區坯布織造庫存為織造庫存為40-41天左右,產銷難以做平。

今年對於很多企業來說,活着就是好的,熬也要熬過這個階段。“門市部還繼續開着,員工還在用着,租金、水電、員工工資,哪樣不要錢,現在有單子來的話,利潤少點也做了。”盛澤地區一家貿易商無奈地說道。“目前行情才走差了幾個月,對我們公司而言並沒有傷筋動骨,但是如果在不轉型,或者改變經營思路,可能接下去的日子更難熬,今年不想說賺很多利潤,能穩住現在的盤子就好。”盛澤地區一紡織廠負責人說道。

2、經編市場:大投資遇到了差行情,兩家企業撐不下去了!

據有關人士爆料,近期已有2家經編企業倒閉。前兩年由於經編行情過熱,從而導致不少老闆跨行來掘金,這兩家企業的老闆也是前兩年看經編行業大好涉足這個行業,結果卻遇到了疲軟的行情。

以海寧地區為例,2017年和2018年海寧地區企業超量引進了生產設備KS經編機達1300台,比原有設備的擁有量增長了20%以上,市場供應激增。

可是終端需求並未如預期好轉,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經編市場因產能過剩,行情一瀉千里,原料走跌,坯布價格跌的更厲害。再加上經編機一天產能很大,消耗原料也多,老闆需要的資金流就更多,一不小心,很容易資金斷裂。“熬過了去年,卻熬不過今年,每天都在虧損,再加上資金斷裂,只能倒閉!”某知情人士表示。

3、貿易商:付款一拖再拖,日子也難過!

而現在行情反轉市場下行,訂單數量急劇減少,這種減少也逐漸反映到貿易行業。從下游採購端來看,貿易商日子也難過,從付款方式上的變化就能看出來。據悉以往外貿客戶一般都是第一個月發貨第二個月底前付款,好的甚至月初發貨月底就打款了。而現在基本都是兩個月起步,三個月付款是正常的,甚至180天付款的都有,國內一些客戶更是不被催到一定程度都不會打錢的,可見客戶手中流動資金的缺乏。

客戶並不是訂單的源頭他們也有上家,如果上家不下訂單他們也很無奈。據了解,客戶那邊對訂單的競爭也是十分激烈的。

無論從服裝廠、織造廠家還是印染企業,都會後市開始有了擔憂,外圍織機產能陸續上馬,服裝端庫存增加,都表明了供需失衡在加劇,市場產能在過剩。

幾年前,紡織老闆通過大產能來搶佔市場份額,但是如今市場產能過剩的環境下,這條路子似乎走不通了。目前紡織企業面臨生產成本增加、銷路不暢、坯布庫存增多的局面,倍感壓力,市場在經歷大洗牌。

“今年是近十年最差的時候,搞不定也是未來十年最好的時候!”一紡織朋友說道。

坯布堆成山、染廠空蕩盪、倒閉了兩家經編廠,紡織後市憂心忡忡 新聞 第5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