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3年是年僅17歲的裕德齡的人生轉折點,這一年在留洋五年後,她隨父母從法國回來,剛回到家,她便和妹妹裕德容被召進了宮,慈禧因為賞識她流利的英文和開闊的遠見,遂封她為八大女官之一,又賜她郡主名號。

她是紫禁城八女官之一,慈禧首席翻譯官,1958年卻遺憾死於車禍 新聞 第1张

對於17歲的裕德齡來說,皇宮里是骯臟的、更是孤獨的,因為做的又是翻譯工作,因此從剛過了熱乎勁後, 她就對皇宮尤其的厭惡,雖然她每天仍然盡心盡力的干好翻譯工作,但內心裡卻如何也喜歡不上這里。

從1903年至1905年,是她在皇宮里度過的漫長的兩年,但也正是這兩年的生活,使得她認識到了晚清政府的無能和腐敗,這也為她日後追隨宋慶齡埋下了伏筆。

她是紫禁城八女官之一,慈禧首席翻譯官,1958年卻遺憾死於車禍 新聞 第2张

1905年,裕德齡的父親過世,這對於裕德齡來說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她也抓住了機會,向慈禧太後哭訴要去上海為父親辦喪和守孝,而在晚清,守孝必須滿3年,慈禧太後心中有萬般的不舍,但慈禧也知道,強扭的瓜不甜,況且德齡是去守孝,遂忍痛割愛放走了德齡。

裕德齡從跨出皇宮宮門的那一刻起,她從內心裡就在未想過要回到這個地方,為此一到了上海,她就徹底把皇宮的生活與自己的生活徹底的劃清了界限,在為父親守滿了頭100天的孝後,裕德齡便憑藉著自己出色的翻譯能力,在一家報社謀的了一份工作,而就在報社,她遇到了自己一生中唯一的丈夫。

她是紫禁城八女官之一,慈禧首席翻譯官,1958年卻遺憾死於車禍 新聞 第3张

裕德齡是一個混血兒,又留過日本和法國,她對於外國人沒有任何的排斥,尤其是面對她後來的丈夫懷特,他們是那樣的心有靈犀,夫妻二人從相識到結婚,僅僅不足三個月,婚後夫妻二人的生活十分的和諧,可惜的是,就是這樣的一個融洽家庭,裕德齡竟終身沒有生育,沒有留下一個他們的孩子。

1928年,此時晚清已經滅亡了17年,這一年,裕德齡參演了一部關於清宮廷的戲劇,因為她做過慈禧太後的女官,因此她有幸在劇中扮演了慈禧一角,她將慈禧演繹的是如此出神入化,以致一些看了戲劇的人大呼:沒錯,就是慈禧。

她是紫禁城八女官之一,慈禧首席翻譯官,1958年卻遺憾死於車禍 新聞 第4张

1937年,是裕德齡追隨宋慶齡的元年,這一年抗日戰爭爆發,裕德齡深知侵略者給中國帶來的傷痛,因此她義無反顧的用自己的才華和力所能及的經濟支援宋慶齡,她幫助過宋慶齡做過翻譯工作,同時也將自己在清宮中的所見所聞寫成書,用書賺來的稿費來支持革命。

然而,就在她為革命奔走的時候,1944年,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竟悄悄的奪走了她的生命,這一年,她還不滿60歲。她死在了抗戰勝利的前一年,沒能看到日本戰敗者在投降書上簽字的那一刻。

她是紫禁城八女官之一,慈禧首席翻譯官,1958年卻遺憾死於車禍 新聞 第5张

不過縱觀她的一生,首先她是一位奇女子,因為一次留洋,而和翻譯工作結下了不解之緣,又因為一次宮廷生活,而和宮廷結下了不解之緣,最後因為對宮廷的厭惡,和革命結下了不解之緣。而她雖然離去了,但她著成的《清宮二年記》《清末政局回憶錄》卻給後人留下了彌足珍貴的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