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张

在大城市裡,有一群人叫“白領”。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张

他們是許多人羨慕的對象:他們打扮精緻時髦、出入高級寫字樓、去小資的咖啡館、參加各種時尚的活動和聚會;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4张

他們也是一座城市裡最“沒着沒落”的一群:通常都是月光族甚至負債一族、是一座城市的外來者。他們沒有“祖傳”的房子,只能租一個“家”。

而這個租來的“家”,除了棲身,往往還藏着他們生活里最“不堪”的一面。

《我可以跟你回家嗎》

在CBD上班,在10平米房子里蝸居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5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6张

年近30,在上海最繁華的地段陸家嘴上班,蝸居在20公里外的10平米單間,這是最近播出的中國版《我可以跟你回家嗎》(說實話不知道是不是買了日本版權)第一集里一位滬漂白領的生活,也是很多北上廣上班族的真實寫照。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7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8张

節目沒有劇本,節目隨機選取深夜還在外面的路人,替他們支付打車費以換取跟他們到家中採訪的機會。

走在街頭,被陌生人搭訕,相信很多人都會下意識閃躲和拒絕,更別提對方提出跟着回家。節目組被多番拒絕後,終於碰到一位姓張的姑娘,因為同情下雨天已經蹲守了兩個小時的節目組而動搖。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9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0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1张

姑娘看起來溫柔善良。在去的路上,她十分局促卻坦白地絞着手指說“主要是住的地方也不是很好”。

租房的窘迫顯而易見。低價、舒適度、地段、距公司遠近……這些標准,選擇一條往往就要犧牲其他幾條。在上海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租房只有3000的預算,想要保證足夠的個人空間,就要在一定程度上犧牲房子的質量: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2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3张

狹促的空間、漏雨的房子、堆得滿滿的置物架、簡單的晚飯、從家裡扛來的樟木箱、傢伙齊備的工具箱……說實話,看到姑娘租住的房子時,我甚至覺得難以稱其為“家”。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4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5张

“平時不會邀請人來,因為你也看到了比較亂”“有一點介意,所以你們說來我也很尷尬”……面對儲藏間一樣的家,姑娘坦白又樂觀,哪怕整體沒辦法改善,心裡也會在意這件事,但還是在用心經營自己的生活。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6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7张

房子牆壁有些掉皮,她就買了塗料自己刷牆;家裡備了一個工具箱,連熱熔膠槍都有,家裡什麼東西壞了,就自己動手修;電腦出了問題,CPU和顯卡這些女孩子聽起來都頭大的問題,她也能解決;熱愛戶外運動,哪怕房間再擁擠也堅持每天鍛煉……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8张

甚至節目組說“一個女孩子要準備工具箱也是挺辛苦的”,她卻還是笑笑的覺得沒那麼糟。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19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0张

作為一座國際化大都市,上海一直是影視劇中的常客,從《歡樂頌》到《上海女子圖鑒》,反映“滬漂”職場與生活的電視劇並不少見。然而,只有真正敲開一位“滬漂”租屋的家門,你看見的往往只有生活里最真實的窘迫。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1张

但這才是很多人真實的租房日常:沒有那麼多精緻華麗,沒有那麼多美好小資。只是在努力地生活。

大城市裡的上班族

忙到不正常,卻早已成為日常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2张

身在大城市的外來上班族,大多都有一個“終極夢想”:在工作的城市買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但這件事,似乎總也沒有盡頭——租房的時候為房租奔波,買房了之後為房貸拚命,有了孩子為學區發愁……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3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4张

甚至不止“外來者”,許多本地人也逃脫不了這些焦慮。

《跟你回家》的導演說,在幾個月里他們各個組拍攝了近百個人物。但甚至包括攝制組有感而發私下分享的各自的故事裡,他唯獨沒有聽到“幸福”二字。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5张

為什麼?因為現代人實在太忙了,忙到沒有精力注意“幸福”。

這讓我想起曾真實發生在我們編輯部的故事: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6张

看到日劇里女生抓緊每一秒時間、甚至蹲在地鐵站里處理工作,有網友問“真的有人會這樣嗎?”同事驚呼,當然有啊!這不就是我們嗎!

對,不僅有,而且太真實了。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7张

地鐵站不算什麼,飛機高鐵上都算是日常,我在公交車站、出租車上、高速上、飯桌上、聚會上、廁所里統統拿出過電腦加班……

我的同事甚至有電影看到一半不得不跑出放映廳、相親見面跟對方說的第一句話是“實在抱歉能不能稍微等我一下”然後掏出電腦火速理工作的經歷。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8张

這種狀態看起來不正常,卻已經變成了日常:

工作時收到失戀朋友微信,第一反應是不回,因為一安慰起碼半小時就過去了,而面前的工作已經火急火燎;

分手本該傷心,有人卻覺得自己終於可以把談戀愛的時間用來補覺了,有人甚至先想到自己又多了一些工作上能用的素材;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29张

別人推薦一部劇,先問長不長,全部二倍速看完。因為不看,追不上話題和熱點,看,實在沒有那麼多時間。最終也沒怎麼關心劇情,就像完成任務一樣;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0张

工作就像第三者。約會一定要帶電腦和充電寶,因為隨時可能需要加班。長期沒有性生活。每天 12 點下班,洗漱完一點多,再滾個床單天都亮了,還要上班呢,算了;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1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2张

彷彿考慮的一切,都跟“我”和“我的生活”無關。你以為你正在努力生活,後來卻發現,真正能算上生活的時間,掰着手指頭數,好像也數不出什麼來。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3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4张

然而像我們這樣的人,隨處可見:業務員,醫生,律師,程序員,外賣小哥......在這些行業里,玩兒了命加班的人一抓一大把。

因為工作,自己的私人領域被不斷侵佔,最後好像上了發條,變成24小時x7天on call,無止境地隨時上線為公司工作的“優秀員工”。哪怕一切也並不全然是主動選擇的。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5张

對此,我們即使知道問題在哪裡,但似乎也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去改變這個軌跡。因為還有房租要付、有房貸要還、有孩子要養、有父母要孝敬;因為你不想做,有人願意做。

於是有人說,這一代是最艱難的一代,因為他們面對着難度幾乎達到頂級的生存遊戲。

你的職業

你不那麼熱愛也沒關系

1998年的《新華字典》中關於“前途”一詞,有這樣一個例句:“張華考上了北京大學;李萍進了中等技術學校;我在百貨公司當售貨員。我們都有光明的前途。”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6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7张

或許我們有不一樣的未來,但我們可以努力工作創造出更好的生活——這就是我們的“光明的前途”。而更重要的是,你從來都不必強迫自己有多熱愛這份職業。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8张

它雖是你安身立命之基、是你的飯碗、是孩子的學費、是你向上走的下一個階梯,但它不是非要成為你的一切,它只是一種通往幸福的方式,大可不必欺騙自己它就是幸福本身。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39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40张

就好像節目里的姑娘一樣,哪怕身居陋室,依然會有自己的愛好依然樂觀。雖然生活不盡如人意,但是卻一直在摸索着前進,在能力範圍內給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活成自己最好的樣子。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41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42张

《跟你回家》的導演還說,“人們講起愛好與驕傲的部分時眼睛仍然會發光。無論富有還有貧窮的人,都是如此”。

在城市裡安一個家,下一年我們把爸媽孩子都接到新家團聚。這大概就是我們對“家”的期待,大概就是拚命努力付房租、還房貸、交學費的意義。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43张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44张

每個人都在努力活成自己最好的樣子,你並不孤獨。

- END -

社交網上的精緻生活,都是他們幸福的「假象」 新聞 第45张

點擊右下角「好看」

明天起床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