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 劉芳

當地時間6月6日,由墨西哥外長牽頭的墨西哥代表團與美國副總統帶隊的美國高級官員在白宮就關稅和非法移民問題舉行磋商。美國媒體報道說,談判獲得了一定進展。

《紐約時報》

援引美墨兩國高官消息稱,雙方正在討論難民庇護規則和邊境執法手段的重大變化,而這些變化或許可以阻止特朗普對墨西哥進口商品加征關稅。

消息人士透露,其中一項可能的變化是,難民在離開所屬國後必須在他們進入的第一個鄰國尋求庇護。據此協議,來自危地馬拉的難民就必須在墨西哥而不是美國申請庇護,而來自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的難民則須在危地馬拉尋求庇護。

消息人士還稱,如果達成協議,將有更多的難民在申請身份和完成司法程序時不得不滯留墨西哥。目前,約有8000名難民在墨西哥境內等待他們的難民身份。

美墨談判取得進展,墨西哥有意在危地馬拉邊境派兵嚴控非法移民 【界面新聞】 自媒體 第1张

5月19日,美國埃爾帕索市,抵達美國南部邊境的移民數量激增。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5月30日

,特朗普突然宣布從6月10日起對所有墨西哥商品徵收5%的關稅,在10月之前每月再提高5%,除非墨西哥阻止所有非法移民進入美國。隨後,包括墨西哥外長埃夫拉德和經濟部長馬克斯在內的墨西哥官員趕赴華盛頓,與美方磋商。

《華盛頓郵報》

在6日的報道中稱,墨西哥提出可以在該國與危地馬拉的邊境地區部署多達6000名國民警衛隊,認為此舉將立即減少前往美國的中美洲難民數量。上周,危地馬拉政府剛剛與美國代理國土安全部部長麥克阿列南(Kevin McAleenan)剛剛舉行了會談。

《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在報道中都指出,談判雖然取得進展,但雙方並未達成任何協議,協商也在私下繼續進行。並且,美墨兩國官員都不確定出現的進展是否能讓特朗普取消關稅計劃,因為他很可能不接受協商結果。

對於特朗普不斷發出的關稅威脅,美國經濟學家和評論人士表示憂慮。

資產管理公司PGIM Fixed Income首席經濟學家Nathan Sheets在周四對CNBC表示,美聯儲可以使用降息等工具來減輕因美國與墨西哥等國的關稅沖突對經濟造成的損害,但效力有限。

他表示:“美聯儲可以減輕一些不利影響,但我不確定美聯儲是否有意願快速果斷地採取行動,以完全抵消這場貿易戰的影響。最終的解決方案必須在談判桌上解決。”

美墨談判取得進展,墨西哥有意在危地馬拉邊境派兵嚴控非法移民 【界面新聞】 自媒體 第2张

5月11日,得克薩斯州希塔斯,美墨民眾在兩國邊界格蘭德河舉行“兩岸之聲”節,慶祝他們的跨境社區。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事實上,在所有的行業中,特朗普引以為傲的美國汽車製造業是最離不開墨西哥進口的產業。以密歇根州為例,2018年密歇根州從墨西哥進口了560億美元的產品,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密歇根的汽車工業嚴重依賴墨西哥製造的零部件和成品。2018年,美國從墨西哥進口了價值930億美元的汽車類相關產品。CNN評論稱,特朗普的徵稅計劃僅在美國汽車行業就將增加數百億美元的成本。

目前,美國約一半的非法移民來自墨西哥。但曾獲白宮突出貢獻獎的康納爾大學學者達德利(Mary Jo Dudley)指出,這些非法移民為美國帶來了不可或缺的廉價勞動力。農業部數據顯示,美國農場中超過一半的工人屬於非法移民。農業工作往往是美國公民最不願從事的一項工作,因為農活體力繁重、又苦又臟,也缺少社會認同。

美國牛奶商聯合會(National Milk Producers Federation)的一項研究表明,如果移民政策將外國出生的工人人數減少50%,那麼3500多個奶牛場將關閉,牛奶價格將飆升約30%。徹底取消外來勞動力將使牛奶價格上漲90%。

非法移民在不同領域勞動力構成。圖片來源:美國農業部和皮尤中心

在墨西哥出生,目前在加州從事農業領域工作的工程師Hilda Moen對界面新聞表示:“作為一位28歲的女性,我擁有工程師學位,畢業於墨西哥最好的學校之一。為了在職業生涯中有更好的發展,我通過合法途徑來到這個國家。在加州的大部分墨西哥裔確實是非法入境的,但他們誠實低調努力工作,只是為家人和孩子爭取更好的生活。他們想為孩子提供在墨西哥沒有的機會。”

特朗普對墨西哥商品的徵稅計劃除了讓經濟學家憂慮以外,更讓國際政治學者憂心忡忡。

美國著名國際政治學者扎卡里亞(Fareed Zakaria)在《華盛頓郵報》撰文稱:“無論特朗普與墨西哥沖突的最終結果如何,一個嚴重後果已經顯現。那就是他破壞了過去三十年來美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外交成就之一。”扎卡里亞說:“墨西哥曾經是一個在本質上與美國相對峙的國家,它對其強大的北方鄰國感到激進和怨恨。但從1990年代開始,在邊境兩側領導人的努力下情況發生了變化,直到特朗普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