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地說,褚遂良的楷書成就應該與顏、柳、歐、趙在伯仲之間,不能因為沒有位列“楷書四大家”就否定其在書法史的地位。且不說這“楷書四大家”的評選是如何完成的,爭議卻一直存在。諸如褚遂良、虞世南、智永等人的楷書都各有千秋,達到了很高的藝術境界,估計是評選者的審美習慣或者名額有限,這個結果有一定代表性,卻並非唯一的正確答案。

顏真卿和薛稷的書法都深受褚遂良書法的影響,但是不能因此就認定褚遂良的書法水準在顏真卿和薛稷之上。大家都知道,褚遂良師從虞世南和歐陽詢,也不能因此就說褚遂良的書法成就比他們遜色。師不必賢於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師,道理很簡單。

褚遂良將楷書寫得出神入化,為何不能名列楷書四大家? 【驚龍軒】 自媒體 第1张

對於褚遂良不能入選“楷書四大家”,沒必要太過較真,如果評個楷書八大家,不是褚遂良、虞世南、薛稷等人都可以位列其中了嘛。既然只有四位,憑借顏、柳、歐、趙的楷書水準和書壇地位,當選也不會有太多異議。

出身名門的褚遂良,不僅是書法大家,也是唐太宗的託孤重臣,身份地位一度相當顯赫。可是,因為反對李治立武則天為後,被貶放多地,最後客死在今天的越南清化,令人唏噓感慨。

在書法史上,自視甚高的米芾盡人皆知,他對唐代的書法家都有微詞,唯獨對褚遂良贊不絕口,說他“如熟馭戰馬,舉動從人,而別有一種驕色。”米芾的兒子米友仁說得更絕:“褚書在唐賢諸名世士書中最為秀穎,得羲之法最多者。真字有隸法,自成一家,非諸人可以比肩。”

褚遂良將楷書寫得出神入化,為何不能名列楷書四大家? 【驚龍軒】 自媒體 第2张

當然,這父子二人偏愛褚遂良書法或者跟他們的審美習慣有關。排名宋四家之首的蘇軾精闢的用四個字總結出褚遂良的書法境界:清遠蕭散。應該說這種評價是相當公允的,也證明了褚遂良在權威書家眼中的藝術高度。

有趣的是,褚遂良因為對唯美書法的要求甚高,對紙、筆和墨的要求都相當苛刻。一直流傳着一種說法,褚遂良如果沒有滿意的筆墨紙,是絕對不會隨意書寫的。雖然大多數書法家對筆墨紙硯都有要求,但褚遂良表現得尤為突出。因此有人猜測,這或許也是褚遂良未能入選楷書四大家的原因之一。

書法史上流傳着褚遂良和虞世南的一段對話,大致是這樣描述的。褚遂良問虞世南:“我的書法比得上智永禪師嗎?”虞世南說:“我聽說他一個字值5萬兩黃金,你做得到嗎?”褚遂良又問:“那和歐陽詢相比如何?”虞世南說:“歐陽詢寫字不擇紙筆,什麼樣的紙筆都能寫得好,你難道能這樣?”褚遂良有些氣餒,說:“那我的書法究竟怎樣呢?”虞世南說:“如果手順而筆墨調暢,也能寫得很精彩。”

這段對話是否真有其事已經無從考究了,但是它至少從側面證明了相當一部分人的看法。也就是說褚遂良的書法對工具的要求過於苛刻,歐陽詢卻能不擇紙筆寫出好作品,高下立判。

當然,這也只是驚龍軒一家之言,歡迎與大家一起交流探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