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愛,但不要負責任 新聞 第1张

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概念:

要愛,但不要負責任。

因為我們在世間習得的就是“愛就意味着負責任,負責任就是愛。”我們在世間習得的都是這個。

當此刻我提出"要愛,但不要負責任"的時候,很多人心裡都會覺得非常地受沖擊,甚至有的朋友會對此很憤怒,所以,這需要說得細一點。

其實,

你需要責任來做的,

如果你真的有愛的話,你都會去做。

比如說贍養,我們法律規定贍養父母是我們的責任或者義務。這些有愛的話,不需要法律規定啊,我供養我媽媽, 我陪她還需要有法律規定?

不需要,我內在有對她的感謝和愛就夠我去做一切了。

那我們和孩子的關系呢,愛和責任就更難區分。

我有機會觀察一個家庭,

在這個家庭里媽媽和爸爸離婚了(彼此還是友好支持的關系)。

我發現:當孩子和爸爸在一起的時候,爸爸就像一個大孩子,他沒有負那麼多責任,他自己也有很多需要玩的,他也不喜歡委屈自己,

所以當爸爸帶一個孩子的時候,這個孩子就挺獨立,自己睡覺,自己安排自己做作業,雖然他有一點照顧方面的欠缺。

但是整體上來講,孩子在爸爸那邊是有自己的空間,是獨立的。

當孩子和爺爺在一起的時候,爺爺看到自己的孫子就高興,這是他唯一的孫子,所以他也不怎麼管這個孩子。

他不太操心孩子的未來,孩子和爺爺在一起的時候就更加的放鬆和愉快。

而孩子和媽媽在一起的時候,恰恰是最困難的。因為媽媽有很多的責任感,覺得不管他不行。

你看他又玩遊戲,又看電視,然後怎麼樣怎麼樣........

就是在媽媽的眼裡,孩子完全不是一個獨立的人,媽媽自己也很不獨立,她眼裡也不太有獨立的人。

當媽媽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候,媽媽很累,

因為覺得孩子不聽話,不是她想要的樣子,然後孩子也很煩,因為媽媽講的話大部分都是“三板斧”。

一個是催促快點做作業,一個是擔心你這樣下去怎麼得了?再一個就是對身體的那種過多的照顧,“你看你這么瘦,你什麼時候睡覺,你睡這么晚你該洗澡了”。

結果兩個人都很煩很累。

其實媽媽就是陷於一種責任的恐懼當中。

要愛,但不要負責任 新聞 第2张

責任是讓人恐懼的,就是你只要完不成,你就會非常內疚。

你不放過自己,你很害怕!

你要注意到你的責任感當中,你是不是有害怕?

如果你的責任感當中沒有害怕,沒有擔心的話,這種責任感的內涵其實是愛,是支持。

如果你的責任感當中充滿了擔心,充滿了掌控,充滿了催促,那麼你的責任感是恐懼,裡面充滿了不信任。

不信任就是一種攻擊,代表着對他本質的否認,你不相信他能管好自己。你不相信他能自己考慮,你不相信他能從過程中學習逐漸成熟。

當你帶着恐懼去看,他一定會表演給你看。因為外在的世界都是我們內心的鏡像,都是反映 我們內心的。

所以一個內在被責任感的恐懼佔據的母親,她看到的孩子一定是充滿問題的。

要愛,但不要負責任 新聞 第3张

本來愛是非常的輕盈的,非常輕松的。

但是當這種充滿恐懼的責任感介入之後,

這個關系就變得很艱難,糾結混亂,沉重壓抑,疲憊不堪。雙方彷彿不斷地爭奪主權,

媽媽的潛台詞就是:你不用想,你按我說的做,我是對你好,只有這樣才是好的。而孩子自然地就會去做他自己,按照他的方式和節奏來,

於是他們進入一個很緊張的爭奪,雙方輪番進入抓狂。

其實,其他的人際關系也是一樣。

當你只是想去愛的時候,就很簡單,你會給對方自由,你會給對方信任。

愛和信任緊緊相連,沒有信任就沒有愛,沒有信任必然恐懼,而恐懼所在之處肯定是愛的缺乏。

當你覺得對方不改變不行,或者不按你以為的節奏方式改變就不行。

其實代表你內在有沒有化解的恐懼,你的恐懼讓你執着,讓你覺得非如此不可。

通常,我們想為一人負責,想要一個人改變的時候,我們其實是有一個需求,我們需求對方讓我們安心,只有他那樣我們才安心。所以我們會見不得別人不按照我們自以為的節奏和方式存在。

通常對這樣的存在我們都會去攻擊。

就是用我們認為的”對“去指出對方的"錯"。

從知見上來講,這種對錯非常難動搖。

因為你已經認定就是這樣。只有你能跳出來之後,你其實會發現每個人都會改變的,必然會改變的,必然會回到他該走的路上來。

只不過他什麼時候改變,什麼機緣改變,他的心靈準備到什麼程度。你作為一個個人的心智,你沒有辦法識別和斷定。

所以當我們無論在什麼關系當中感到困難感到痛苦,感到緊張糾結煩惱的時候,

這時候不是我們改變別人的時機,

恰恰是我們向內看的時機,

是什麼讓我這么想改變對方?

覺得對方以這種方式存在,就糟糕的不得了,甚至是可怕的。

於是,藉著這樣的自問,我們的內心就得到一個凈化和重建。

孟遷心理諮詢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