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市場研究公司Leger集團美國公司總經理西蒙·賈沃斯基在國際彩票雜志《PUBLIC GAMING INTERNATIONAL》發表了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公布了一個調查結果:2018年10月下旬超級百萬彩票獎池近16億美元,引起了彩民的瘋狂追捧後,Leger集團美國公司於2018年12月在美國開展了面向1000名美國人的綜合調查,了解到影響美國人購買超級百萬和強力球兩款全國性獎池類遊戲的多種因素。本期告訴你一些調查具體情況和數據。

兩款遊戲彩民比例相近

2018年10月,超級百萬的獎池達到近16億美元時,49%的人聲稱購買了該遊戲;同一月份,強力球的獎池達到7.5億美元時,47%的人聲稱購買了該遊戲。

獎池比偏好更重要

當問到是否對兩款遊戲存在偏好(經濟學術語,指對具體某一事物的喜好程度)時,43%的調查者回答是“看哪款遊戲的獎池最高”。有17%的人偏好超級百萬遊戲,16%的人偏好強力球遊戲%。這說明彩民首先考慮實際獎池金額,然後再考慮品牌忠誠度。

調查顯示:你買彩票的慾望竟會被這些因素影響 新聞 第1张

天氣會影響彩票銷售

據調查,天氣可能是一個比以往所認為的更為關鍵的銷售因素。在2018年度的購彩者中,有約三成(29%)的人提及天氣情況是決定他們是否購買彩票的因素。在Z世代(指1990年代中至2000年後出生的人)和千禧一代(生於1982年到2000年之間的人)中,這一比例高達45%。於此同時,非白種人的這一比例高達47%,而且顯著高於白種人相應的22%的比例。

網絡影響購彩方式

據調查,36%的美國人在網上購物的同時,也會親自去便利店或去彩票零售店。這一比例在高收入群體中更高,尤其是家庭收入在10萬美元以上的群體,更是高達42%。

當問及在理想情況下,更願意通過哪種媒體購買超級百萬或強力球遊戲時,19%的人希望在家通過網絡購彩,17%則更偏好在智能手機上購彩,二者合計達36%。在18-29歲年齡組中,這一比例躍升到了51%,而傳統的在當地商店購彩的人佔46%的比例。

非洲裔、亞洲裔人和拉美裔美國人都有很強的通過網絡購買“超級百萬”和“強力球”遊戲的需求,46%的人希望能在購彩渠道上有一按按鈕就能購買彩票的選項功能。

調查顯示:你買彩票的慾望竟會被這些因素影響 新聞 第2张

願意專為購彩而外出

研究發現,偏好購買“超級百萬”遊戲的購彩者比偏好“強力球”遊戲的購彩者更可能是因為獎池高而專程去買彩票。當超級百萬獎池近16億美元或強力球獎池達到7.5億美元時,在購買二者之一的購彩者中,只有5%的彩民聲稱為了買彩票願意走很遠。但是,在那些只偏好購買超級百萬的群體中,這一比例要比其高一倍多,為11%。

2018年,有三分之一強的彩民會專門為購買彩票而去零售店(原文備注,指買彩票不是家庭集中購物的一部分,即不是順路購買)。在男性群體、18—29歲年齡組、有孩子的家庭中,這一指標均超過了平均值,分別為42%、43%、44%。

距零售店的路程也很重要

調查顯示,2018年,約有近三分之二的彩民為了購彩走了不足兩英里,其中大部分(34%)走了不足一英里。雖然彩民都有不願意為購買彩票而走太遠的傾向,但依然出現有相當大比例(六分之一)的彩民平常會為了買常買的彩票而走至少五英里的情況。

工資發放日對購彩有影響

2018年,有46%的彩民稱自己在拿到工資的那天,非常可能或比較可能去買彩票。在這一點上,甚至還存在地區差異,最為顯著的是東北部,其比例在美國四大區域(第一區為東北部、第二區為中西部、第三區是南部、第四區是西部)中最高,達56%。盡管如此,最令人震驚的數據則來自那些“有孩子的購彩者”,其比例達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66%,緊隨其後的則是至關重要的18—39歲年齡組,其比例為61%。再深入發掘的話,則可以發現,在“極有可能”於工資發放日購買彩票的群體中,最重要的就是30—39歲年領組,其所佔的比例為38%。

調查顯示:你買彩票的慾望竟會被這些因素影響 新聞 第3张

對大獎的期望影響購彩

對於那些有彩種偏好(超級百萬或強力球)的彩民來說,獎池規模不是考慮的問題。首先,約有一半“忠誠”於某一品牌的彩民稱,要麼認為“獎池規模不是問題”,要麼在獎池達到4000萬美元起步時就參與其中。其次,另有四分之一的彩民在獎池達到1億美元或2億美元時參與其中,此外還有10%是在獎池達到3億美元時參與中。剩下約六分之一的經常購彩者要等到獎池達到或超過5億美元時才會參與其中。鑒於此,再加上偶爾購彩者參與購彩的獎池規模還要更大一些。因此,可以肯定地說,當獎池開始急劇增長時,以及此後的獎池將達到或突破5億美元的水準時,購彩的人數會迅速增加,即獎池越高,購彩的人越多。

開發偶爾購彩者群體的辦法

有辦法讓偶爾購彩者在獎池規模較小時參與其中嗎?Leger公司也向“忠誠”於品牌的群體進行調查,調查的內容是:彩票機構是不是能做點兒什麼,來鼓勵那些參與獎池類遊戲的購彩者在獎池規模較低時參與其中?最能引起購彩者共鳴的兩個答案都是圍繞“中獎”這一概念的:30%的人希望“中獎概率更高”,19%希望“即便中一個號碼,也能有獎金”。

根據Leger的其他研究,中獎者很可能在兌取獎金之後,將其再次用於購買同款或其他彩票遊戲,而不是把現金存起來。這一狀況使得購彩行為可以周而復始地循環進行。即便在18—29歲年齡組,“中獎概率更高”和“即便中一個號碼,也能有獎金”的理由也是最為突出的,同時,也有17%的人確實更加偏好“超級百萬”或“強力球”的二次搖獎,並以此作為第三個選項。

通過這些調查數據中,Leger建議,彩票機構可以做一些強化高獎池的特徵的事情,從而提升購彩者的參與度。此外,調查顯示,目前美國成年人當中有25%對這些獎池類遊戲不感興趣。Leger也因此建議,彩票機構可以思考是否有除了獎池之外的其他途徑來吸引這些非購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