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 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 实习生 李华诗

近日,金羊网记者接到报料称,广州市越秀区建设大马路中环广场3楼的伊丽莎白健身中心(下称“伊丽莎白”)5月结业,在后续处理方法上,会员及员工与商家出现分歧。伊丽莎白给出几种处理方案,例如会员将会籍转入其他美容院,或者余额分两期退款,但按五折退。教练也可以转场。但部分人拒绝接受。据悉,该健身房拥有过百会员以及十几名员工。

这些年多少健身房跑掉?广州有家停业前还收会员 退款也只退50% 新闻 第1张

健身房突然结业

5月29日,金羊网记者去到伊丽莎白健身中心。健身中心已处于停业状态,但仍有7名私教、2名客户经理和1名行政人员留守,他们在等待负责人给出说法。前台已没有客服值班,除了零散的值班表和来访登记表,桌面还有两张告示,一张宣告停业,一张说明健身器材存放的位置。目前健身中心内的名贵器材已全部被搬到商场的地下车库,只剩下笨重的跑步机还留在原处。

停业通知发布在2019年5月18日,落款为广州市伊汇健有限公司。通知指出,结业原因是“市场竞争加剧、商铺租赁期临近届满等。”为此该公司与位于环市东路友谊商业大厦6楼的US瑜伽馆普拉提馆以及位于白云区云城西路凯德广场五楼的US健身达成协议,有效期内的会员可以到上述两家享受同等会籍时间及私教节数。

这些年多少健身房跑掉?广州有家停业前还收会员 退款也只退50% 新闻 第2张

在此前一晚,伊丽莎白健身中心的员工已得知中心不再对外营业。“我们这些教练都是有合约的,没有征兆,突然宣布结业,我们每天都过来,但是也没有顾客也没有健身器材,已经十几天了。”一位教练说。

“会员的余额转到他们指定的瑜伽馆;如不同意上述方案,只能接受退款的百分之五十。一部分会员接受第一个方案,与中心签订新协议,同意转会籍。另一部分会员无法接受,在经过相关派出所、居委会报备后,会员们决定在5月25日前往门店与法人代表协商。”一名会员告诉记者。

据悉,当天最终的协调结果为6月7日前退款50%,10月31日前退款剩余50%,但大部分会员不信任,并未同意该方案。第二次协商因李力缺席未能达成。

这些年多少健身房跑掉?广州有家停业前还收会员 退款也只退50% 新闻 第3张

结业前仍在发展会员

最让会员刘小姐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今年3月8日妇女节,距离结业还有两个月,伊丽莎白仍然做促销活动,她就是在这时购买了会员卡。

“当时原价是3900元,妇女节活动是3000元。后面整个4月甚至到5月,健身房都还在做促销,拉会员买私教课程,到5月18日突然宣布停业。”刘小姐告诉记者,那天下班,她正想去健身,去到已发现有工作人员已经在摆摊位会员登记余额了。

据介绍,对于方案一距离比较近的瑜伽馆,以女性为主,对于一些在健身房“撸铁”的男会员来说,没有参考价值,另一家健身房则比较远,对于很多上班族来说,增加了时间负担。“我们的会员主要以力量训练为主,那边的瑜伽房也不匹配。”对于教练来说,他们也可以专场,但与会员一样,面临着与需求不匹配的问题。

如何退款未谈妥,是否转会未定。结果5月31日,会员们又收到一个消息:6月1日起US瑜伽普拉提馆将对已办转会的会员开放场地,但因场地面积有限,为了保证对前期转会会员的服务质量,US瑜伽普拉提馆5月31号起暂停办理转会手续。“当初说最晚到6月10日确定要不要转会,现在又对方又突然不接受转会了。”一名会员表达无奈。

运作混乱,找谁赔钱?

李先生于2013年8月在伊丽莎白健身房开办会员卡,会籍3年,其后在2016年、2018年两次又续办,会籍有效期至2019年11月底。李先生通过相关网站和软件查询发现,伊丽莎白健身房的经营方变更为伊汇健后,却依旧使用伊丽莎白的字样和商标品牌经营,没有告知消费者并解除合约退款。

根据其他会员的信息,他们在2018年签订的合同使用的是广东伊丽莎白美容健身有限公司越秀分公司的业务章,而这家公司在2016年12月已经被注销了。李先生说:“这明显存在欺诈行为。”

因经营主体混乱,会员们提出一连串疑问。伊丽莎白与“伊汇健”是什么关系?大部分会员们的合同都是和伊丽莎白签的,“伊汇健”突然宣布倒闭,找谁退钱?转会不成功怎么办?

记者曾电话联系李力,对方没有接电话。

这些年多少健身房跑掉?广州有家停业前还收会员 退款也只退50% 新闻 第4张

这些年跑掉的健身房

“继去年媒体曝出"南京4家浩沙健身同时关门"后,北京的浩沙健身也出现了陆续撤店的情况。我想说,健身房真的好多“坑”,健身的筒子们一定要小心呐!”市民孙小姐报料说。

记者获悉,作为中国首个连锁健身品牌的浩沙健身正在全国多地莫名撤店,浩沙健身的两大股东——浩沙国际董事长施洪流、泉州浩沙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施鸿雁,也因欠款12亿元及利息,已被福建泉州中院列为失信人员执行名单。

而广州的情况则稍显乐观。白云区一所浩沙健身房负责人称,他们是浩沙加盟店,与浩沙直营店撤店没有直接关系。前段时间店员从朋友那里得知浩沙的负责人跑路了,他们已经在着手改名,预计这周完成。有一两个会员问及此事,总体不受影响,会员没有流失。

据公开报道,近年来北京、上海、浙江、江苏、福建等地均出现传统健身房“倒闭潮”的新闻,记者初步统计,这些健身房的会员年卡余额和私教课程价值总额从2万到1000万元不等。通过调查发现,传统健身房倒闭原因主要出在内部经营和外部竞争两问题上。传统健身房依赖于卖年卡和私教课程的单一收入模式,落后的管理方式与较高的固定成本、不断上升的运营成本、成本回收周期太长之间的矛盾无法协调,加之周边健身房的恶性竞争,在缺少差异化优势的情况下,只能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直到停业。

最具有典型性的案例是福建泉州市鲤城区南益鲤景湾的领峰健身会所健身房。2016年开业之初,其中一名股东临时退出,另一名不懂行的股东继续经营。运营负责人邹先生表示健身房入不敷出,“每月人工、租金等支出7万多元,但会费收入只有3万多元。”在2017年全年亏损的情况下,领峰健身房为了扭转亏损局面,在2018年5月重装开业。但是由于领峰地理位置所限,人流量少,而附近健身房有5家,同质化竞争激烈,坚持不到半年时间,健身房无奈之下再次宣布关门停业。

市民孙小姐家附近最近也新开了一家健身、游泳会所,还没办好手续,就提前大肆宣传入会,地铁附近几十个人在派传单推销。“而我们家楼下的瑜伽馆,春节后场地就被房东收回去了,馆主还一直欺瞒会员,先是减少课程三节变一节,现在一节都没有了,上课只能去隔壁楼盘的分馆,不想去还不给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