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實習生 李華詩

近日,金羊網記者接到報料稱,廣州市越秀區建設大馬路中環廣場3樓的伊麗莎白健身中心(下稱「伊麗莎白」)5月結業,在後續處理方法上,會員及員工與商家出現分歧。伊麗莎白給出幾種處理方案,例如會員將會籍轉入其他美容院,或者餘額分兩期退款,但按五折退。教練也可以轉場。但部分人拒絕接受。據悉,該健身房擁有過百會員以及十幾名員工。

這些年多少健身房跑掉?廣州有家停業前還收會員 退款也只退50% 新聞 第1張

健身房突然結業

5月29日,金羊網記者去到伊麗莎白健身中心。健身中心已處於停業狀態,但仍有7名私教、2名客戶經理和1名行政人員留守,他們在等待負責人給出說法。前台已沒有客服值班,除了零散的值班表和來訪登記表,桌面還有兩張告示,一張宣告停業,一張說明健身器材存放的位置。目前健身中心內的名貴器材已全部被搬到商場的地下車庫,只剩下笨重的跑步機還留在原處。

停業通知發布在2019年5月18日,落款為廣州市伊匯健有限公司。通知指出,結業原因是「市場競爭加劇、商鋪租賃期臨近屆滿等。」為此該公司與位於環市東路友誼商業大廈6樓的US瑜伽館普拉提館以及位於白雲區雲城西路凱德廣場五樓的US健身達成協議,有效期內的會員可以到上述兩家享受同等會籍時間及私教節數。

這些年多少健身房跑掉?廣州有家停業前還收會員 退款也只退50% 新聞 第2張

在此前一晚,伊麗莎白健身中心的員工已得知中心不再對外營業。「我們這些教練都是有合約的,沒有徵兆,突然宣布結業,我們每天都過來,但是也沒有顧客也沒有健身器材,已經十幾天了。」一位教練說。

「會員的餘額轉到他們指定的瑜伽館;如不同意上述方案,只能接受退款的百分之五十。一部分會員接受第一個方案,與中心簽訂新協議,同意轉會籍。另一部分會員無法接受,在經過相關派出所、居委會報備後,會員們決定在5月25日前往門店與法人代表協商。」一名會員告訴記者。

據悉,當天最終的協調結果為6月7日前退款50%,10月31日前退款剩餘50%,但大部分會員不信任,並未同意該方案。第二次協商因李力缺席未能達成。

這些年多少健身房跑掉?廣州有家停業前還收會員 退款也只退50% 新聞 第3張

結業前仍在發展會員

最讓會員劉小姐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今年3月8日婦女節,距離結業還有兩個月,伊麗莎白仍然做促銷活動,她就是在這時購買了會員卡。

「當時原價是3900元,婦女節活動是3000元。後面整個4月甚至到5月,健身房都還在做促銷,拉會員買私教課程,到5月18日突然宣布停業。」劉小姐告訴記者,那天下班,她正想去健身,去到已發現有工作人員已經在擺攤位會員登記餘額了。

據介紹,對於方案一距離比較近的瑜伽館,以女性為主,對於一些在健身房「擼鐵」的男會員來說,沒有參考價值,另一家健身房則比較遠,對於很多上班族來說,增加了時間負擔。「我們的會員主要以力量訓練為主,那邊的瑜伽房也不匹配。」對於教練來說,他們也可以專場,但與會員一樣,面臨著與需求不匹配的問題。

如何退款未談妥,是否轉會未定。結果5月31日,會員們又收到一個消息:6月1日起US瑜伽普拉提館將對已辦轉會的會員開放場地,但因場地面積有限,為了保證對前期轉會會員的服務質量,US瑜伽普拉提館5月31號起暫停辦理轉會手續。「當初說最晚到6月10日確定要不要轉會,現在又對方又突然不接受轉會了。」一名會員表達無奈。

運作混亂,找誰賠錢?

李先生於2013年8月在伊麗莎白健身房開辦會員卡,會籍3年,其後在2016年、2018年兩次又續辦,會籍有效期至2019年11月底。李先生通過相關網站和軟體查詢發現,伊麗莎白健身房的經營方變更為伊匯健後,卻依舊使用伊麗莎白的字樣和商標品牌經營,沒有告知消費者並解除合約退款。

根據其他會員的信息,他們在2018年簽訂的合同使用的是廣東伊麗莎白美容健身有限公司越秀分公司的業務章,而這家公司在2016年12月已經被註銷了。李先生說:「這明顯存在欺詐行為。」

因經營主體混亂,會員們提出一連串疑問。伊麗莎白與「伊匯健」是什麼關系?大部分會員們的合同都是和伊麗莎白簽的,「伊匯健」突然宣布倒閉,找誰退錢?轉會不成功怎麼辦?

記者曾電話聯系李力,對方沒有接電話。

這些年多少健身房跑掉?廣州有家停業前還收會員 退款也只退50% 新聞 第4張

這些年跑掉的健身房

「繼去年媒體曝出"南京4家浩沙健身同時關門"後,北京的浩沙健身也出現了陸續撤店的情況。我想說,健身房真的好多「坑」,健身的筒子們一定要小心吶!」市民孫小姐報料說。

記者獲悉,作為中國首個連鎖健身品牌的浩沙健身正在全國多地莫名撤店,浩沙健身的兩大股東——浩沙國際董事長施洪流、泉州浩沙健身俱樂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施鴻雁,也因欠款12億元及利息,已被福建泉州中院列為失信人員執行名單。

而廣州的情況則稍顯樂觀。白雲區一所浩沙健身房負責人稱,他們是浩沙加盟店,與浩沙直營店撤店沒有直接關系。前段時間店員從朋友那裡得知浩沙的負責人跑路了,他們已經在著手改名,預計這周完成。有一兩個會員問及此事,總體不受影響,會員沒有流失。

據公開報道,近年來北京、上海、浙江、江蘇、福建等地均出現傳統健身房「倒閉潮」的新聞,記者初步統計,這些健身房的會員年卡餘額和私教課程價值總額從2萬到1000萬元不等。通過調查發現,傳統健身房倒閉原因主要出在內部經營和外部競爭兩問題上。傳統健身房依賴於賣年卡和私教課程的單一收入模式,落後的管理方式與較高的固定成本、不斷上升的運營成本、成本回收周期太長之間的矛盾無法協調,加之周邊健身房的惡性競爭,在缺少差異化優勢的情況下,只能一直處於虧損狀態直到停業。

最具有典型性的案例是福建泉州市鯉城區南益鯉景灣的領峰健身會所健身房。2016年開業之初,其中一名股東臨時退出,另一名不懂行的股東繼續經營。運營負責人鄒先生表示健身房入不敷出,「每月人工、租金等支出7萬多元,但會費收入只有3萬多元。」在2017年全年虧損的情況下,領峰健身房為了扭轉虧損局面,在2018年5月重裝開業。但是由於領峰地理位置所限,人流量少,而附近健身房有5家,同質化競爭激烈,堅持不到半年時間,健身房無奈之下再次宣布關門停業。

市民孫小姐家附近最近也新開了一家健身、游泳會所,還沒辦好手續,就提前大肆宣傳入會,地鐵附近幾十個人在派傳單推銷。「而我們家樓下的瑜伽館,春節後場地就被房東收回去了,館主還一直欺瞞會員,先是減少課程三節變一節,現在一節都沒有了,上課只能去隔壁樓盤的分館,不想去還不給退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