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國棟

清末民國初年,北洋軍中有這么一位軍事將領,他在行軍打戰及辦公時均要攜帶一個碩大無比的紅色金漆馬桶,隨時隨地解決便秘頑疾,時人稱之為"馬桶將軍"。這位"馬桶將軍"秉承戚繼光選擇士兵風格,非"手上有繭、腳底沾糞"者不收,故而他的部隊雖然服從性較強,但是士兵軍官文化知識水平差,沒有什麼戰鬥力。"馬桶將軍"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考核部下的方式,就是進行暴打。每當他要提拔一位軍官,必然叫人將其一頓暴打,如果能夠挺住不吭聲,那就是考驗通過,晉升的任命書馬上就下來了;如果暴打的時候叫喚求饒,或者是口出怨言,那就是考核不過關,從此與晉升無緣。故而了解"馬桶將軍"考核內幕的老部下都以挨打為榮,只要有誰無緣無故挨一頓暴打,必然擺酒席請客,因為第二天升職任命就下來了。這位行事風格令人頗感詫異的北洋將領就是王懷慶。

馬桶將軍王懷慶,提拔下屬前的考核就是一頓暴打,能挺住就提拔 新聞 第1张

王懷慶,1875年出生,字懋宣,河北省寧晉縣鳳凰鎮南塔庄人。出生在一個沒落的小官僚家庭。

1889年,15歲的王懷慶因為忍受不了父親和繼母的虐待,離家出走。恰好聶士成的武衛軍在當地招兵,身材壯實的王懷慶投身軍旅。從王懷慶投軍的時間來看,他與北洋三傑: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是同輩人,比曹錕、吳佩孚等人輩分要高。

王懷慶入伍以後,因為能夠吃苦耐勞,又有一定的文化知識水平,被保薦進入北洋武備學堂第二期學習。畢業後(1893年)晉升千總,隨聶士成南征北戰,至1904年,已經升任袁世凱麾下北洋常備軍第一鎮馬一標標統(相當於騎兵團團長)。

馬桶將軍王懷慶,提拔下屬前的考核就是一頓暴打,能挺住就提拔 新聞 第2张

1907年,徐世昌調任東北三省總督,致電老朋友袁世凱派遣一位得力軍事將領隨他赴任。王懷慶此時已經擔任馬軍協統(騎兵旅長),奉袁世凱之命隨徐世昌入東北,任職東三省總督行營中軍,兼奉軍中路統領,繼又調升淮軍五路統領,駐防奉天昌圖府,成為徐世昌在東三省的得力助手。後來的"東北王"張作霖此時只是剛剛歸順清政府不久的王懷慶手下的一個小小的營管帶(營長)。王懷慶在東北大肆買賣官爵、收受賄賂,着實發了一筆橫財。

1911年武昌起義後,擔任直隸省通永鎮總兵的王懷慶大肆捕殺革命黨人。其部下王金銘、馮玉祥、施從雲等煽動策劃北洋新軍起義,被王懷慶設計抓獲,奉袁世凱之命就地槍決。王懷慶殺了王金銘和施從雲後,見22歲的馮玉祥毫無懼色,安然受死,心中憐憫,將其私下釋放。這也是北伐勝利後馮玉祥沒有點名追究王懷慶殺害革命烈士的主要原因。

馬桶將軍王懷慶,提拔下屬前的考核就是一頓暴打,能挺住就提拔 新聞 第3张

1918年,王懷慶的老上司徐世昌就任北京政府大總統。徐世昌一介文人,沒有軍事班底,這種情況下,稍微聽話的王懷慶就成了徐世昌的"保護神",提拔其為步兵統領兼京師衛戍司令,負責守衛北平及大總統徐世昌的安全。

王懷慶當上首都衛戍司令後,為了應付將自己折磨了多年的便秘症,花費巨資特製了一個碩大無比的紅色金漆馬桶。這個馬桶與王懷慶寸步不離,由一個班的士兵負責搬運。在家的時候放在卧室,在司令部辦公就放在辦公桌後面,以備隨時方便。最誇張的就是帶兵打仗了,王懷慶竟然讓士兵抬着馬桶走在自己旁邊,不知道底細的老百姓,還以為抬着的是什麼寶貝呢!故而在北洋軍閥內部,同僚都戲稱王懷慶為馬桶將軍。

馬桶將軍王懷慶,提拔下屬前的考核就是一頓暴打,能挺住就提拔 新聞 第4张

馬桶將軍王懷慶還有一點讓人非常難以理解,就是他的帶兵方式。他非常崇拜明朝抗倭名將戚繼光,效仿戚繼光的招兵模式,非"手上有繭、腳下沾糞"的鄉下農民不收。像吳佩孚這種秀才兵,在王懷慶這里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按王懷慶自己的說法:"鄉下粗人沒有花花腸子,作戰勇敢又聽話,好指揮!"由於王部士兵文化知識水平低,缺乏優秀的軍事指揮官,故該部戰鬥力並不強。

王懷慶提拔考核部下的方式也是別具一格。他最常用的方式就是找人將伺提拔的人暴打一頓,如果此人挨打的時候能夠挺住不吭聲,甚至還能夠反抗一下,那麼考核就算通過了;如果暴打的時候呻吟叫喚、認慫求饒,那這樣的人將來必定是叛徒,考核肯定不合格。久而久之,摸透了王懷慶提拔考核套路的王部軍官都有了共識,只要是無緣無故被人暴打一頓,多半是王司令在考核自己,忍住一頓拳腳,第二天必然受到升職的任命書。故而大家都將挨打看成了一件"喜事",只要誰挨打了,必定擺酒慶祝,這也成為北洋軍隊內部的一個笑話。

馬桶將軍王懷慶,提拔下屬前的考核就是一頓暴打,能挺住就提拔 新聞 第5张

1922年6月,北洋直系軍閥曹錕與吳佩孚擊敗了奉系軍閥張作霖,掌握了北京政府的大權。胳膊肘往外拐的徐世昌下台後,由副總統黎元洪繼任大總統職務。曹錕想當大總統,自然就得將黎元洪趕下台。黎元洪是由國會選舉產生的副總統,又按照法律規定繼任大總統,合法有效,除了讓他自己辭職,別無他法。曹錕將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給了王懷慶,王懷慶心領神會,讓手下一個團揣着機關槍去總統府和黎元洪家要軍餉。黎元洪孤家寡人一個,秀才遇到兵,只能腳底抹油開溜,遺下的大總統寶座最後便宜了曹錕。

1926年5月,直系軍閥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戰敗,失去了北京政府的統治權。王懷慶這個京師衛戍司令也跟着曹錕倒了大霉,被趕到天津當寓公。

馬桶將軍王懷慶,提拔下屬前的考核就是一頓暴打,能挺住就提拔 新聞 第6张

1928年,聽聞吳佩孚在四川舉事,已經53歲的王懷慶還不死心,想要跟着吳佩孚東山在起。結果蔣介石根本不賣四川軍閥的帳,非要將吳佩孚緝拿歸案。最後雙方妥協,吳佩孚宣布歸隱,國民政府撤銷對他的通緝令。吳佩孚歸隱後,王懷慶失去了東山再起的機會,只能安安分分的在家閑居。

1937年盧溝橋事變後,日本人佔領了天津。誘惑王懷慶出任偽職當漢奸,被嚴詞拒絕。日本人懷恨在心,將王家的珍寶搶奪一空,王懷慶幾乎被氣得精神失常。

1953年,王懷慶在天津病逝,終年79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