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所知,幣圈的孫宇晨,花了3154.03萬元,和“股神”巴菲特吃了頓飯。

孫宇晨是誰你先別問,你只需知道,幣圈的人物,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些沒下限的騙子,管他姓李、姓徐、還是姓孫。別看現在鬧得歡,將來都是要進去的。

這頓午餐,恕我直言,是沃倫-巴菲特的恥辱。

作為一個老牌紳士、一個old momey、一個世界富豪的標志,為了3000萬,就能和一個不入流的微博公知、一個幣圈投機者、一個傳銷導師共進午餐,實在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很多年前,那些做P2P的,搞“互聯網金融”的,炒有色金屬的,也喜歡弄個“高端局”,花錢請行業領袖、經濟學家、學者教授前來站台,本質上,和孫宇晨巴菲特這頓午餐沒有區別。

孫宇晨這小心思算計得不錯,因為作為世界頂級投資人,巴菲特一直對數字貨幣嗤之以鼻,從2014年罵到2019年,說比特幣就是——海市蜃樓、泡沫、老鼠藥、騙子的錯覺、賭博設備.....搞幣的都是上不得檯面的垃圾。

然而呢,2019年6月4號的時候,股神和幣圈的騙子共進午餐了,456萬美刀,三千萬人民幣啊,真香!

3000萬吃頓飯,是誰的恥辱? 新聞 第1张

3000萬吃頓飯,是誰的恥辱? 新聞 第2张

恥辱啊,這是美利堅恥辱,美國人的逼格,從此將一落千丈,只要出的起錢,拍得下午餐,無論這個人是個什麼貨色,多麼low,都能和老紳士把酒言歡談笑風生,從此高高在上的巴菲特,成了個“恰爛錢”的,你說丟人不丟人?從此,這“巴菲特的午餐”,不再是精英們嚮往的高端局,而是微商朋友圈裝逼營銷的利器了。孫宇晨一己之力拆穿了美國老紳士的“高端智商稅”,善莫大焉。

當然了,放到歷史長河中來看,巴菲特本人也是個收智商稅的老騙子,當年也曾割韭菜割出人命的。

炒股和炒幣,也沒有什麼根本性的區別。

至於孫宇晨是個什麼東西呢?待我慢慢道來!

你百度一下就知道了——北大學霸,GPA排名第一,90後創業領袖,馬雲門徒,全球傑出青年......他那張和馬雲合影的照片,還堂而皇之到處掛在網絡上呢,從今往後,估計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圖,也得滿天飛了。這種手法,是傳銷人員炫富吹牛逼、微商朋友圈與奧巴馬合影、喜提航母時候慣用的。

3000萬吃頓飯,是誰的恥辱? 新聞 第3张

3000萬吃頓飯,是誰的恥辱? 新聞 第4张

你猜對了,孫宇晨從小就和傳銷建立過深厚的友誼,上個世紀90年代演講熱興起,剛上小學他就被母親帶去各種傳銷班聽課,所以他家學淵博,如表演、炒作、吹牛逼這種事情,他練的是“童子功”。

他高中就讀於當地最好的惠州中學,據說上學時不務正業,天天打遊戲,數理成績經常20分,後來從理科轉為文科,天天讀胡適,學民國大師的“自由主義”,參加第八屆新概念作文大賽,弄了個一等獎,然後參加北大的自主招生考試,據說當時的北大招生辦主任看中了他身上的“理想主義”。最終讓他成功考入北大。

3000萬吃頓飯,是誰的恥辱? 新聞 第5张

上北大便上北大,說明天賦不錯,可這孫宇晨全網炒作,販賣自己的成功經驗,把自己吹噓成“戰勝應試教育的勇士”、“反抗中國教育體制壓迫的英雄”......像誰?想起來了沒有?

到了大學,這孫先生就徹徹底底做了“公知”,剛好那些年微博自由主義泛濫,薛蠻子、五嶽散人、寧財神、李承鵬呼風喚雨,天天攻擊國家體制,張口“民主”,閉口“自由”,閉着眼睛造謠。孫宇晨一看有利可圖,搖身一變,立馬也加入了這個陣營,還模仿胡適開了個《每周評論》,大聲疾呼“救中國”.......

當年我就想罵:MMP,中國要你這種傻X來救?孫宇晨當年當公知,其實也不是他真的一腔熱血,認同什麼“民主自由”,而純粹是跟風營銷,想着博眼球出位。他是在競選學生會主席失敗,沒法鑽營進入體制之後,才想到跟着公知們高喊“普世價值”的。他當年,其實一直在模仿韓寒的人設,還是個破產版的韓寒。

當公知也不是好玩的事情,等到互聯網普及,民眾眼界開闊,一下子就揭開了這些人的畫皮,明白了他們骨子裡是些什麼東西,薛蠻子嫖娼被抓、五嶽散人侮辱烈士、寧財神吸毒、李承鵬造謠......這群所謂的“知識分子”一個個原形畢露,再也無法冒充什麼“中國的良心”了,於是倒戈的倒戈,跑路的跑路、搞商業的搞商業、賣貨的賣貨。

孫宇晨嗅到味道不對,立馬再次轉身,不當公知了。開始進入創投圈,打造“90後創業青年”人設,一路鑽營,搞社交經濟,搞區塊鏈,最終混入了惡臭的“幣圈”,炒“波場”項目,大割韭菜,還放出豪言:“我衡量人的標準是看你賺多少錢。”

從“逆襲成功上北大的三本學生”,到“北大公知”、“Ripple大中華第一人”,再到“90後投資圈第一人”,從“反抗應試教育的英雄”、“民主鬥士”、“自由主義公知”,到投資界大佬,馬雲門徒,青年商業領袖——這路子,像誰?不要問了,今天的創投圈,都是這個路子,他們這群人,都是一樣的惡臭!羅永浩當年是做什麼的?

孫宇晨是個徹頭徹尾的投機者,2013年,他以Ripple Labs大中華區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國創業,滿嘴都是比特幣,履歷頭銜各種造假,自稱在華爾街和硅谷工作,但相關公司人員否認此事,“他說的不是事實,我們根本不知道他。”。2015-2016年,比特幣熊市了,孫宇晨又閉口不談比特幣,開始弄什麼“私密社交”,推出了一款陌生人社交APP"陪我"。一聽“陪我”這名字,你就該知道這玩意兒是幹什麼的,而且也不是他開發的,只是買來的。

2017年比特幣暴漲,區塊鏈成為大熱門,各路資本大佬入場,各路意見領袖鼓吹“數字貨幣革命”,雞毛都能飛上天的時候,孫宇晨創建區塊鏈項目“波場TRON”,自稱是“全球最大的區塊鏈去中心化應用操作系統創始人,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的P2P協議發行公司BitTorrentCEO”。

他弄的這個東西,從白皮書,到項目框架,都是山寨抄襲,薛蠻子投資了他,同時請了一堆所謂的“專業人士”站台,募集資金約4億人民幣。2017年10月2日,波場首次登錄海外交易所開始公開交易,在兩個月時間,從1分錢漲到兩塊錢,整整漲幅200倍,波場總共發行了1000億,總市值最高達到2000億。但是,投資者發現有50%的波場攢在一個錢包,市場上流通的波場幣只有9%。也就是說,孫宇晨高度控盤了波場,對外只發行少量的代幣,這樣他就可以輕松拉高,收割韭菜。

幣圈,是一個少數傳銷騙子和大量傻子的屠宰場和集中營,孫宇晨、李笑來們滿口鼓吹着“去中心化”、“去銀行監管”、“廢除法幣”、“數字幣才是未來”,把一批一批的傻子騙進屠宰場,把他們無中生有的狗屁數字幣發下去,把真正的人民幣美元收進來,什麼產品都沒有,什麼價值都沒創造,輕輕鬆鬆就實現了財務自由,成了人生贏家。

區塊鏈可能是個有用的加密技術,但當前鼓吹區塊鏈和數字幣的,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他娘的死騙子。

所以,孫宇晨拿來和巴菲特吃飯的這3000萬,每一分都是韭菜們的智商稅和血汗錢,可憐這些傻子還在微博給孫宇晨這狗東西搖旗吶喊,高呼“孫哥牛逼”。一個個,就像是圍在老虎身邊的倀鬼。

孫宇晨被炒作炒作成“中國青年創業者的榜樣和標桿”、“中國90後投資人的領袖”,在社會上擁有如此大的影響力,實在是個糟糕的事情。

在我看來,這比羅永浩、李笑來的影響還壞,孫宇晨給中國青年做出了一個榜樣——只要自私、無恥、炒作、大膽投機、不擇手段,就能獲得成功。利用人性的貪婪、愚蠢,就能實現自己的財務自由。

這他媽的也配叫“中國的青年”?也配叫“中國的90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