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檔剛剛開始,電影圈的瓜(哦,應該是"粽子")便猝不及防地向觀眾砸過來!這一次,有人把香港影視大佬王晶"王胖子"給惹急了。

6月6日王晶通過微博爆料,由其執導的《追龍II》在零點場和早場放映時,豆瓣和貓眼上短時間內出現了大量差評。特別在貓眼上,4分鐘內一星差評增加了2%,佔比甚至高達15%。此前,無論是業內人士還是港片粉絲的反饋來看,這個片子的品質都非常好,甚至被媒體認為"端午節觀影首選"。突如其來的飛來橫禍,無論是從時間、評分走勢,還是觀眾的真實反饋來看,《追龍II》這波差評可以說來得很不尋常,被人"下了手"概率很高,——難怪王胖子不能忍、直接放狠話"善惡終有報"。

4分鐘內一星差評大幅飆升,『追龍II』導演王晶痛罵貓眼搞小動作 新聞 第1张

至於打壓《追龍II》的動機,咱吃瓜群眾並不清楚,也不敢問。不過有意思的是,在《追龍II》被打壓的同時,電影《最好的我們》6月6日晚加映場卻出現了30.7%的上座率,是其他時段的10倍左右,百家影院上座率100%,令人咋舌。有片方透露,票房監測系統直接發出紅色預警——這是有人在刷票房和影片評分數據!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第三方宣發公司數據分析師介紹,這次端午節有四部影片是主力,除了兩部外片外,國產片就是兩部,除了墜龍,另一部是小眾人群的青春劇《最好的我們》,其主控方之一就是貓眼。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6月6日兩個片子同時上映以來,當《追龍II》被貓眼刷差評、打低分的同時,貓眼自身主控的《最好的我們》口碑屢創新高,甚至成為端午節最高評分影片。

4分鐘內一星差評大幅飆升,『追龍II』導演王晶痛罵貓眼搞小動作 新聞 第2张

該人士分析,作為其中一部影片的聯合出品方,貓眼給四個影片的評分讓外界存疑,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的背後,實質上是利益。在口碑為王的時代,做高評分、欺騙用戶購票走進影院觀影,成為一些平台的"獨門法寶",甚至屢試不爽。片方有時候雖然叫苦連天,但也敢怒不敢言,甚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傻。直到王晶這樣經常口無遮攔的導演又出來曝光黑幕,才使得冰山一角得以浮現。

4分鐘內一星差評大幅飆升,『追龍II』導演王晶痛罵貓眼搞小動作 新聞 第3张

回顧往年中國電影和票房史,類似黑幕事件早不是出現一次兩次了,在刷分控評方面,貓眼基本上毫無懸念堪稱"慣犯"。

據媒體報道,去年6月上海電影節期間,暑期檔爆款黑馬《我不是葯神》小規模放映後,貓眼平台第一時間出現了大量的一顆星評分,彼時其尚未參與該影片任何投資和宣發。但沒有多久,幾乎和四川變臉那般,當《我不是葯神》爆火公映後,貓眼上的一顆星差評消失殆盡,貓眼甚至通過緊急投資歡喜傳媒,變相成為片方的關聯方,冠冕堂皇自稱自己是該影片的"聯合出品方",儼然是影片的伯樂。

《我不是葯神》的評分,在貓眼平台走過了一個如過山車一般的起伏歷程——差評全部消失,評分也從最早的大量1分變成了現在的9.7分,貓眼還大方地給到影片38億的預測票房。這種騷操作,一般行業人士既想不到,也做不出。

4分鐘內一星差評大幅飆升,『追龍II』導演王晶痛罵貓眼搞小動作 新聞 第4张

更早時候,去年5月,全國關注的《後來的我們》買票房事件,也和貓眼有直接干係。官方媒體俠客島今年直接做了點名批評——

去年的爆款《後來的我們》,上映首日,就出現大量集中退票的"異常情況"。這其實也是利用了現有院線模式的漏洞:院線產能過剩後,同質化競爭致使各類院線在消費環節作出取悅觀眾的調整,比如允許退票、改簽。相關發行方瞄準缺口,在影片放映前通過互聯網售票平台惡意刷單,製造所謂的"口碑"假象。

4分鐘內一星差評大幅飆升,『追龍II』導演王晶痛罵貓眼搞小動作 新聞 第5张

左圖是媒體報道截屏。右圖是俠客島報道。

在過去一年裡,貓眼"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的雙重身份問題屢屢引發爭議。去年10月,北京商報在一篇名為《貓眼:雙重身份爭議難平》的文章中已經專門討論了這個問題:"伴隨着貓眼不斷'攀升'的布局,從第三方平台變為票房的利益攸關者,這種既是裁判又是運動員的雙重身份令外界對貓眼的獨立性和客觀性提出質疑,關於平台之責的追問也水漲船高。"

有重度追港片的粉絲評論,《追龍II》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受害者。只要平台雙重身份的問題不解決,就很難做到一碗水端平,或許會迫於輿論適度收斂,但終究會故態復萌。這種無恥的行徑,希望有關部門好好整治,還影迷一片潔凈的天空。

接下來,大家應該會繼續關注暴怒大佬王晶如何手撕貓眼的後續劇情。當然,畢竟今天放假,不要被糟心事壞了心情,記得吃粽子。

4分鐘內一星差評大幅飆升,『追龍II』導演王晶痛罵貓眼搞小動作 新聞 第6张

圖為百度貼吧電影票房、淘票票平台的端午節影片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