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杭州即將被司法拍賣的兩只狗狗受到不少網友關注。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即將被拍賣的兩只狗狗分別是一隻名叫小黑的拉布拉多和一隻名叫小寶的金毛。2017年7月14日,小黑和小寶被主人趙先生送到樊先生的寵物店寄養,之後狗主人拖欠寵物店近一年的寄養費、狗糧費、狗狗保健品等各項費用近十萬元。寵物店老闆樊先生曾多次聯系狗主人請其將拖欠的費用付清,並接走兩只狗,但雙方經調解無果。

2019年1月14日,樊先生向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9年2月19日,法院判決狗主人趙先生支付寵物店寄養費、狗糧和保健品費用共計96931元。但截止到目前,狗主人趙先生一直未履行法院判決,樊先生無奈向法院申請將兩只狗拍賣。6月5日,北青報記者從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獲悉,法院已經收到樊先生的申請,暫定於6月中旬對兩只狗狗進行司法拍賣。

狗主人寄養兩只狗 拖欠近十萬元費用

來自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的民事判決書顯示,2017年7月14日,趙先生將一隻名為小黑的拉布拉多、一隻名為小寶的金毛送到樊先生的寵物店寄養。樊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此前幾個月趙先生都能按時付費,但2018年1月以後,趙先生不再按時付費,兩只狗仍寄養在寵物店裡。

因主人拖欠近十萬元寄養費 這兩只狗狗將被 新聞 第1张

“最開始狗主人趙先生是請我訓練兩只狗的行為習慣,為期兩個月。約定時間到了以後,狗主人並未將兩只狗領走,表示繼續將兩只狗寄養在店裡。”樊先生說,剛開始的幾個月,趙先生都正常交錢,但是之後就不再付錢了。期間樊先生曾多次聯系狗主人請他付清費用,並將狗接走,但狗主人一直未出現。

協商未果之後,2019年1月14日,樊先生向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趙先生付清拖欠的費用,並將兩只狗接走。2月19日,法院判決,寵物店與狗主人之間的服務合同解除,狗主人需要在判決生效後十日內支付寵物店寄養費、狗糧和保健品費用共計96931元(計算至2018年12月26日止)。

法院判決近四個月 狗主人一直未履行判決

2018年底,寵物店老闆樊先生多次嘗試與狗主人趙先生聯系後,一直未能解決拖欠的寄養費用問題。

當時,狗主人趙先生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寄養的兩只狗他已經養了三年,不會不要。對於拖欠的費用,他稱將於三個月內全部還清。趙先生稱,由於生意上資金周轉出現問題,賠了一百多萬,他的車貸、信用卡貸款都處於逾期的狀態,資金比較緊張,需要時間籌錢。

樊先生2018年底也表示,狗主人可以分期將寄養費付給他。但此後趙先生並未如約付款。

無奈之下,樊先生向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開庭審理之前,曾出面調解,但狗主人趙先生並未露面,2019年2月18日開庭審理當天,趙先生也未出現在現場。

因主人拖欠近十萬元寄養費 這兩只狗狗將被 新聞 第2张

法院判決狗主人支付寵物店近10萬元以後,趙先生未曾聯系樊先生主動溝通寄養費用的問題。

如今,法院審理判決已近四個月,寵物店老闆樊先生稱,狗主人仍未支付拖欠的費用,寄養的狗狗仍由他負責照顧。“雖然狗主人一直拖欠費用,但我每天還會照常遛狗、餵食。”

寵物店老闆申請司法拍賣 希望為狗找到好主人

6月5日下午,寵物店老闆告訴北青報記者,法院判決以後,他一直沒能聯繫上狗主人,又不能對兩只狗私自處理,無奈只能通過法律途徑向法院申請司法拍賣。

4日,樊先生向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提出申請,選擇工行融e購司法拍賣平台進行上拍。

“這兩只狗我已經養了一年多了,各種行為習慣都是我教的,兩只狗都很聰明,也很聽話。”樊先生說,這兩只狗接受過系統的訓練,各方面行為習慣都經過培訓。按照市場價,金毛在四五千元左右,拉布拉多是三四千元左右。但他設定的起拍價是拉布拉多800元,金毛是1200元。之所以設定這么低的起拍價,樊先生稱,他是想讓真正喜歡狗狗的人關注他們,領養他們,最終的目的是為他們找到好的主人。

雖然已經決定了要拍賣兩只狗,但樊先生仍心存顧慮,他擔心拍賣以後,兩只狗不能得到善待,所以希望真正喜歡狗的人參與到拍賣過程中。“如果誰有意願競拍這兩只狗,可以聯系我到店裡現場看狗,陪他們玩。我此前培訓的口令等內容也都可以教給它們未來的主人。”寵物店老闆樊先生說。

6月5日下午,北青報記者從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員處獲悉,法院已經收到樊先生拍賣兩只狗的申請,暫定於6月中旬通過司法拍賣平台進行拍賣。做出拍賣兩只狗的決定以後,樊先生也曾試圖聯系趙先生,但未能聯繫上。

文丨北京頭條客戶端

記者丨張香梅

編輯丨李傑

監制丨高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