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紅樓夢》的讀者都知道,賈母是一位很喜歡女孩兒的老太太。因為喜愛女孩兒,賈母每每愛把親戚家無依無靠的女孩兒接過來,親自撫養。比如寧國府的迎春,比如史家的史湘雲,還有林黛玉。

她是賈母最喜愛的女孩,卻成了賈府的犧牲品,讓賈母痛斷肝腸 【三順說名著】 自媒體 第1张

賈母喜愛女孩,更喜歡言語爽利的女孩兒。比如黛玉,比如王熙鳳,比如史湘雲,還有後來的薛寶琴,都是這種類型的女孩兒。

在《紅樓夢》中,曹雪芹寫明了的,最受賈母疼愛的女孩兒,一個是林黛玉,一個是薛寶琴。賈母對林黛玉的疼愛,在書中有相當多的細節,比如從林黛玉進賈府開始,賈母就親自照顧她的飲食起居,原來跟着賈母一起生活的三春反而被移到了王夫人這邊房後的三間小抱廈內,令李紈陪伴照顧。比如小丫頭佳蕙去給黛玉送茶葉,就碰上了賈母給外孫女零花錢;比如元宵節,賈母知道黛玉不禁畢駁之聲,將她摟在懷里……

賈母對薛寶琴的疼愛,也被描寫的很詳細。比如她一進賈府,賈母就逼着王夫人認她做了乾女兒,連園中也不讓居住,親自帶着寶琴一起起居;比如昂貴的鳧靨裘,賈母給了薛寶琴……

她是賈母最喜愛的女孩,卻成了賈府的犧牲品,讓賈母痛斷肝腸 【三順說名著】 自媒體 第2张

其實,我們如果仔細品讀《紅樓夢》的話,就不難發現,賈母最疼愛的女孩,其實還不是黛玉和寶琴,而是另有其人——賈母的長孫女賈元春。

首先,賈元春是賈母親自撫養長大的第一個孫女輩。第十八回提到,“當日這賈妃未入宮時,自幼亦系賈母教養”。作為賈母親自教養的第一個孫女輩,賈母對她的感情,自然更是深厚。

其次,賈母三番五次催促惜春畫的大觀園的“行樂圖”,其實是她送給賈元春的禮物。畫一幅大觀園的圖畫,是劉姥姥的建議,可是,賈母真的是準備把這幅畫送給劉姥姥的嗎?肯定不可能,因為賈母交代惜春,要惜春特意把園里的姑娘們都畫上。

大家閨秀們的影像,豈能輕易流傳出去?僅憑這一點,我們就可以推斷出來,這幅畫賈母絕對不可能送給劉姥姥。既然不是送給劉姥姥的,賈母又如此急迫地催促惜春畫園,哪她又是準備送給誰的呢?

賈母是這樣說的,“我年下就要的”。為什麼要“年下就要”?因為賈元春的生日是正月初一,這一天,賈母要帶着媳婦兒們,去給賈元春恭賀千秋。無疑,這幅畫就將會是賈母送給元春的一件禮物。把為了賈元春省親而建的大觀園,畫在畫上送給賈元春,具有不一般的意義,也可以聊解賈元春的思家之苦。

賈母做的這一件事,無疑正是她極度疼愛元春的有力證明。

然而,賈元春,這位賈母最疼愛的女孩子,卻不幸成了賈家的犧牲品。因為賈家的男人們太不爭氣,使得賈元春不得不在豆蔻年華,進了深宮,以期成為支撐家族的棟梁。賈元春的入宮,給賈府帶來了中興,但是,她卻從此與幸福無緣。更可悲的,是她的犧牲,只是給賈府帶來了短暫的繁華,賈府終究在那幫不肖子孫的折騰之下,“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對於賈元春的犧牲,賈母心知肚明,卻無可奈何。所以,她只能每每因此而痛斷肝腸。所以,元春省親的時候,已經老邁的賈母,陪着孫女哭得老淚縱橫。在賈母的內室,“三個人滿心裡皆有許多話,只是俱說不出,只管嗚咽對泣”;等元春走的時候,“賈母等已哭得哽咽難言”。

賈元春,其實才是賈母最疼愛的女孩兒,但她也成為賈母心中最大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