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間,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台》里化蝶的旋律已經伴隨了我們60年的時間。今晚,《梁祝》作曲家何占豪將指揮上海民族樂團,在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帶來《何占豪作品音樂會》,一眾名家將和觀眾一起重溫《梁祝》及何占豪創作的經典曲目留下的感動。

《梁祝》讓作曲何占豪拿獎到手軟,其實,說相聲他也是一隻鼎! 【新民晚報】 自媒體 第1张

圖說:何占豪 新民晚報記者 郭新洋 攝

如今已86歲的何占豪,仍活躍在舞台上下,家裡的掛歷專門選了格子大的,卻還是逃不過被他寫滿日程、畫滿紅圈的命運。除了忙着創作委約作品、指揮音樂會,他還帶學生、做講座,如此高齡還擁有如此好的體力,不僅歸功於何占豪每天下午4點雷打不動的鍛煉,還歸功於他的好心態,他得意地說:“大家都喜歡聽我講故事,我以前專門學過相聲的!”

1959年上海市音樂舞蹈會演(即“上海之春”前身)上,青年學生何占豪、陳鋼奉獻了新作“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首曲子與以往作曲系裡重作曲技法、輕民樂表達的風格完全不同,一經推出即引發樂屆如潮好評,社會各界廣為傳唱。但在《梁祝》之前,其實何占豪並未專門學過作曲,他只是上海音樂學院管弦系的一名普通學生。

與現在熱衷西洋樂的社會風氣不同,上世紀50年代,小提琴演奏在上音組織的下鄉演出中並不受待見,很多鄉親們反映聽不懂。學了多年小提琴的何占豪手握一技之長,卻無用武之地。怎麼辦?改學相聲吧!他也沒有拜過師父,全靠自己摸索說相聲的技巧。平時說話就幽默風趣的何占豪,很快就因為說相聲在學校有了名氣。賀綠汀帶隊到遠郊演出,別人是表演音樂類節目,何占豪就去表演相聲,何占豪回憶:“一台綜合演出,周小燕壓台,我比周小燕差一點,我就在她前面。”

《梁祝》讓作曲何占豪拿獎到手軟,其實,說相聲他也是一隻鼎! 【新民晚報】 自媒體 第2张

圖說:何占豪(中)與陳鋼、俞麗拿 新民晚報記者 郭新洋 攝

這樣樂天派的性格讓何占豪哪怕被下放到奉賢養豬,都給周圍人帶來了無窮的快樂。和說相聲一樣,何占豪養豬也是自學成才。誰也沒學過科學養豬,但何占豪養的豬就是膘肥體壯,讓他很有成就感。何占豪還記得有個校醫也被分配去養豬,像對病人一般,醫生每天早上提着熱騰騰的豬食問豬圈裡的豬:“倷昨天晚上睏得好伐?”豬只顧着去搶食,反倒把豬食甩了人一身。何占豪把幹校里的幹部如何養豬編成了段子,參加幹校里的相聲比賽,個個笑得前仰後合。何占豪驕傲地說:“我跟姚慕雙、周柏春當年是一個政協小組的,講笑話我不比他們差的。”直到去年,一個多年未見的朋友在吃飯時與何占豪偶遇,還回憶起當年聽他說相聲的時光,惋惜地說:“你沒繼續說相聲,真是一種損失!”(新民晚報記者 趙玥)